韩叶韩only,双部only,cp粉,可逆,9475鼠猫不逆|瞎瞎是好文明|墙头众多,青火黄黑尊礼狡宜枪弓快新德哈tbc

烟热·烟酱,眼睛疼

洗发水滑进眼睛的时候,鬼怒川下意识地、短促地抽了一口气。

化学成分刺激得一阵一阵地疼,鬼怒川闭着眼睛往旁边放莲蓬头的架子摸过去。


在指尖触到温热的肉体的下一秒,鬼怒川的手被抓住了。

“热史?”由布院疑惑地喊他的名字。

“烟酱,”鬼怒川找准方向对着由布院笑了一下,“洗发水进眼睛了……烟酱能帮我拿一下莲蓬头吗?”


“烟酱?”

鬼怒川没等到莲蓬头,脸上擦过的是毛巾柔软的触感。

眼皮被小心翼翼地撑开,温热的水流把残留的洗发水重出来。细碎的水声中,鬼怒川感觉自己将由布院的呼吸声听得比平时更清楚了。


“热史,睁眼试试。”由布院说,封闭空间的回音一层层荡进鬼怒川耳内,鬼怒川迟钝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由布院说的是什么。

他眨了眨眼,模模糊糊的视野中由布院拿着莲蓬头看他,脸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热史,你头上还有泡沫,我来给你冲掉。”由布院突然说。

“诶?”鬼怒川发出了一个疑问音,“烟酱,我自己来就好啦……”

“你现在什么都看不清吧。”由布院说,他走得更近了些,手抬上去虚掩着鬼怒川的眼睛,“乖,闭眼。”


水声停下的时候,鬼怒川想了想:“烟酱,眼睛还是有点疼。”声音带着水汽,柔软甜糯。

由布院感觉自己心底被挠了一下,鬼怒川就这么微仰着头看他,因为看不清而迷蒙着眼睛,眼角残留着晕红。

一瞬间口干舌燥。

由布院将唇贴上去,隔着一层薄薄的眼皮感受眼球下意识的颤动,舌尖探出来从眼角开始顺着脸部轮廓滑到颈侧,在细白的皮肤上吮出一个暧<>昧的、嚣张的红印。

鬼怒川小声地抱怨:“烟酱,印子太显眼了。”

“唔。”由布院模糊地应了一声,打消了热史的锁骨看起来晶莹水润很可口试着咬一口的想法。作为对自己的补偿他咬了咬鬼怒川的耳垂,犬牙细细地磨着耳廓。

“烟……烟酱……”鬼怒川最受不了这样,他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念着由布院的名字,体温一点点高上去,皮肤泛起一层柔软的情<>欲的颜色。


由布院特别喜欢听这时候的鬼怒川喊他名字,平时鬼怒川的声音清爽冷静,这时候却是带着点哑,尾音勾进耳朵里诱人得要命。

他停下了在鬼怒川耳后的舔吻,转而蜻蜓点水地亲了亲对方的脸颊。


浴室里清爽的水汽被沾染得粘腻。


————


后续被lo主洒了足足的椒盐孜然吃掉了

来自lo主被热得不想做人的梅宏脑洞

中之人的脑洞是先写出来的然后才在群里脑洞的角色梗www

©塞尔维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