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韩only,双部only,cp粉,可逆,9475鼠猫不逆

全职高手·韩叶·累了还是来我怀里吧

脑洞起源是《全职高手》第1055章-嘉世的缄默

根据原著,当时兴欣在B市,关于霸图在哪里我翻了半天只在兴欣回到H市后翻到一句“B市霸图主场”……如果当时霸图不在B市,就当成BUG忽略掉好么QAQ

叶神弱化韩队柔化ooc慎


【韩叶】累了还是来我怀里吧


“这是耻辱。”

韩文清依然记得自己在采访中愤怒的回答。


他今天站在叶修的房门前等到了被服务员和苏沐橙一起扶过来的叶修,一向表情不多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叶修这个一杯倒的设定,他知道得再清楚不过。

他不出声地向苏沐橙伸出一只手。

苏沐橙干脆地把叶修交给了韩文清。


叶修迷迷糊糊地扑在床上,感觉身旁随后陷下了一块,有人坐在了他旁边。

感觉好熟悉。叶修咧开嘴笑了,侧过来向那人伸出手:“老韩。”

韩文清拉他坐起来。

“我回来了。”叶修依然不是很清醒,依然咧着嘴笑着,韩文清却看到了他努力眯起的眼中水光一片。

“想哭就哭出来吧。”

“开玩笑呢吧老韩,哥怎么可能会哭。”叶修抹抹眼睛,手背上的透明液体还在不断增加。

积蓄到要滑下手背时,棉白的餐巾纸略粗鲁地擦过。叶修有些愣地小声说:“哭了啊……”

“委屈就哭出来吧。”韩文清别扭地拿了一包纸巾看着叶修。

叶修睁着水光光的眼睛略仰着头看韩文清,依然在流泪,却没有再反驳韩文清的话。


挑战赛时神经绷紧着,没有那么多时间接触自己那些埋在心底的细腻的感情。

现在赢了。

酒精的催化下,他仿佛一个局外人,清醒地看着自己的情感开闸一样地流泻出来。

各种杂七杂八的情绪全部是最小号宋体是最不起眼的黑色挤在角落,只有两个字以各种大小各种字体各种颜色满满当当地在叶修心里刷起了弹幕。

“委屈”

“委屈”

“委屈”

“委屈委屈委屈”

“委屈委屈委屈委屈委屈”

“委屈委屈委屈委屈委屈委屈委屈委屈……”

……

他对自己离开嘉世的前因后果很清楚,很理解,但是还是会不自觉地感到委屈。

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因为被排挤而委屈了。

就算他是叶修。


韩文清极为罕见地手足无措了。

他所熟悉的那个叶修,嘴角会挂着懒洋洋的笑,说出的话经常是平淡的嘲讽,私下时会用更人性化的表情招待他,两个人卷在被子里滚时脸上会有着潮红额角会凝着汗水偶尔也会眼底含泪哑着嗓子说不要。

职业选手的他们很少喝酒,偶尔喝一次权当助兴,但喝了酒后意识清醒却脆弱的叶修,他很陌生。

徒然生了怒气,认识了十年,用戴妍琦的话来说,相爱相杀了十年,叶修居然还有陌生的一面藏着不让他知道?


韩文清不自觉地皱了眉。


然后他看到叶修哭得更凶了。


糟糕,他忘了现在面对的是叶·委屈·孩子气·修。


叶修依然保持着那个略仰头看韩文清的姿势流着泪,却开始絮絮叨叨了。

说的是什么韩文清也没注意听,含含糊糊的,嗓子哑着,带点哭腔。

韩文清觉得叶修这把声音挺好听的,还有点耳熟。

对了,上回叶修不就是用这把声音在他耳边念他的名字么。


回忆戛然而止,因为耳边的声音突然停了。

叶修的眼睛依然水光光的,泪却不再流下来了。韩文清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慢慢地帮他擦掉脸上的泪痕,认认真真地说:“我在。”


虽然不能帮到你什么,但是我在。


叶修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然后闭上,仰面躺倒回床上,看这意思是想直接睡过去。


韩文清伸手摸他软软的碎发,推推他,没反应,把人拖起来:“洗了澡再睡。”

“累。”

“累也要洗。”

“你帮我洗。”

“你不想睡了?”

“想。”

“想要还是想睡。”

“都想。”

“……”


今天的韩队,也依然被叶修的话噎住了。


这个晚上?佛曰,不可说。


“真是吵死了,这就交给你了!”叶修叫到。


韩文清在接手攻击之前让大漠孤烟转过视角看了看君莫笑。


这是独属他们两个的默契。


不同于挑战赛时,这次,他在,他能够帮到他。


——end——

©塞尔维申 | Powered by LOFTER